六妙笔阁 > 武侠修真 >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> 第43章 中秋与狐妖(下)

第43章 中秋与狐妖(下)(1 / 1)

魏长天并不是在吓唬杨柳诗。

毕竟这个女人虽然有用,但是如果不是完全为自己所用,那无疑就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。

因此只要后者敢说一个不字,他会毫不犹豫的吹响铜哨,立刻为民除妖。

卧房中的氤氲水汽已经散去。

深夜的寒风挤过窗缝、绕过绣着团团牡丹的屏风,吹动轻薄的纱裙。

不知是不是因为穿太少的缘故,杨柳诗突然打了个寒颤,脸上露出一丝凄婉的哀怨之情。

“公子当真舍得杀奴家么……”

“别废话。”

魏长天没工夫跟她搁这整这些虚头巴脑的战术拉扯,语气冰冷道:“你如果下一句还没有答案,一样要死。”

“……”

如黑宝石般的眸子微微收缩,细窄狭长。

杨柳诗沉默了好一阵,这才裹了裹纱裙,苦笑道:“我不想死。”

“说明白点。”

“我、我愿意与公子合作。”

魏长天深深看了她一眼:“希望你说话算话。”

杨柳诗正色道:“公子放心,我们妖族最守信用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魏长天点点头,表情放松一些后突然想到一个比较莫名的问题。

“你们妖族化形之后,还能变回妖的模样吗?”

“不能了。”

杨柳诗如实回答:“化形一旦完成便是不可逆转的。”

“那你现在跟人又有何区别?”

“外貌并无区别,但修行方式、法术神通却依旧与妖无异。”

“就是人面兽心呗?”

“……”

杨柳诗一阵默然,无奈的点点头:“是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魏长天了然,心中有点放松,又有点遗憾。

至于到底是为何放松,又为何遗憾……只能说懂得都懂。

咂咂嘴喝了口茶,思绪回到正事之上。

“把那萧公子的事完完整整讲一遍。”

“是……”

杨柳诗不敢违逆魏长天,轻声回忆道:“萧公子是前日夜里找到我的。”

“他也知我是妖,但并不知我我混入京城是为了做什么。”

魏长天问:“你告诉他了?”

“自然没有。”

杨柳诗摇摇头,脸侧几缕青丝也跟着摇晃几下:“他愿以百年道行之数的妖灵丹为代价,想让我帮他一个忙。”

妖灵丹。

魏长天立刻记起此物。

虽然跟妖丹只一字之差,但两者的价值却是天壤之别。

妖丹这玩意儿凡十年以上道行的妖怪都有,除了好看之外作用十分有限,一般都是当宝石来用,或者摆在家里辟邪。

不过妖灵丹却不一样。

此物只有五十年以上道行的大妖才有可能于死后诞出,其中蕴含着此妖一成修为。

虽然人与妖的修行原理完全不同,但吸纳的天地灵气却是相同。

因此武人便可借这妖灵丹加速修行,只要佩戴在身,即能缓慢吸纳其中灵气。

魏长天就随身带着一枚蕴含十年道行,也就是斩杀百年大妖才可得的妖灵丹。

即便其中的灵气只有两三成能最终转化为内力,可这已经算是这个世界最有效的修炼辅助手段了。

而妖灵丹如果给妖化炼,吸收转化率则会更高。

按照一般情况,如果想要得到百年道行之数的妖灵丹,那就需要至少斩杀累积超过千年道行的妖怪,且每只不低于五十年。

且不说一般武人有没有这个实力,光是这么多大妖要去哪里找恐怕也不知道。

但这对萧风来说却不是事。

因为人家有金手指啊!

神通“炼妖”,不仅可将妖怪的部分道行直接转化为自身修为,剩下的还能再自动炼化成妖灵丹。

只需杀个二三十年的小妖便可炼一枚十年道行的灵丹,利用率直接拉满。

也难怪开口就能给杨柳诗这么多。

你996天天加班一个月挣几千块,人家出去收趟房租就是几万,这出手能一样么?

唉……

魏长天暗自叹了口气,再次问向杨柳诗:“他肯付出如此代价是想让你做什么?”

杨柳诗没有察觉到魏长天的异样,轻声答道:“萧公子希望我能去勾引一个人。”

“谁?”

“柳相。”

“勾引完之后呢?”

“萧公子没讲,只是说待我同意后再告诉我。”

“所以你还没答应他?”

“是,我当时说要想一下,萧公子也没有逼我……”

杨柳诗有些哀怨的看过来,那眼神似乎是在说——也就你这种人才会动不动就要杀掉一只可爱的小狐狸。

魏长天直接无视了这可怜兮兮的眼神,皱眉思索一番后突然说道:

“答应他。”

“啊?”杨柳诗一愣,表情很是惊讶。

魏长天瞥了她一眼,慢慢问道:“你可知我跟那萧公子是何关系?”

“不知……”

“那我告诉你,我俩是生死仇敌。”

“什、什么?”

杨柳诗蓦然瞪大双眼,半晌过后才怔怔的问道:“你、你是想让我……”

“别问那么多,照我说的做即可。”

魏长天表情严肃:“如果他问起今夜之事,你知道该怎么说?”

“知道……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魏长天略一停顿,将手中铜哨随手丢到桌上,然后直视着杨柳诗的双眼。

“我信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巧的铜哨翻滚两圈,慢慢停在杨柳诗面前。

此时此刻,她哪里还不知道这枚哨子便是魏长天用来呼叫帮手的工具。

眸中闪过一丝无比复杂的神色,纤纤玉手将铜哨握于掌心,抬头对视着神色如常的魏长天。

现在,她有了一个逃离这个男人魔爪的机会。

屋中空气几近凝固,窗外水声婉转荡漾。

杨柳诗沉默许久,突然轻轻拉过魏长天的手,竟是将铜哨递了回去。

小嘴微张,柔情脉脉。

“公子,你、你想要奴家么..…”

“……”

魏长天目光一滞,犹豫了一秒之后再次确认道:“你确定你不会再变回妖身吧?”

“……”

“算了,爱变不变吧!”

“……”

大大的绣床晃得厉害。

……

一个时辰后。

如绸缎般丝滑的青丝散落香肩,杨柳诗拽住被角挡在胸口,妩媚俏脸上满是委屈之色:

“公子,你这就要走么……”

“对。”

魏长天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,颇为正经的点点头:“我还有点事要处理。”

开玩笑,自己怎么可能在这里留宿。

这女人虽然目前还行,但万一晚上趁自己睡着突然给自己来一刀呢?

安全第一!

魏长天稳到不行,而另一边杨柳诗当然是不信他的鬼话,红着眼眶不再出声。

好一个负心郎!亏得刚刚我还……

她羞愤的咬了咬嘴唇,抬头望着那个绝情的背影。

然而眼神很快就又柔了下来。

可公子真的很有诗才呢。

云想衣裳花想容,会向瑶台月下逢……

真美。

最新小说: 我真的是正经道士 我在督妖司斩妖十七年 玉京山上的树 我的心中有福田 大凉镇抚司,开局扮演反派 我可以修改时间 重生洪荒之万界兽皇 聊斋:书生当拔剑 修炼9999级了老祖才100级 淳朴厚道徐少侠